6.21.2006

雜文:緬懷一代才子

〔為方便閱覽,部份原文將會被改寫成白話文〕
〔觀點立論或有偏頗,閱讀時請多加分析〕
〔注意:以下是轉貼〕

玉女之條件:
2006.05.29

同學a:「一直以來,只覺得她是那個只活於《Yes!》卡上的假人,我實在捉不到她的個性有幾純真可人。又自毒瘤事件之後,我想了很久,很想知道為何有人會默許男友在旗下的媒介肆意中傷自己的追求者。才子嘛,原來可以好小器,玉女嘛,也不見得心腸特別好。」

小杜:「毒瘤明事件是我最早見識的媒介暴力事件,這次看周慧敏演唱會,最想知道的其實是劉先生的下落。」

同學a:「大約半年前看雞寶﹝有線電視﹞的娛樂新聞台,報過一段有關毒瘤在內地搵食的新聞啊,但都只輕輕帶過。

他真的好慘呢。我們這一代的,都知道他叫「毒瘤」,真的,這樣就一世了。有時我好懷疑為何有人明知寫出的東西會害人一世,卻依然有顏面去如此放肆。

更可怕的是,這干人等竟然還叫才子啊。


小杜:「只能說,我們的社會真的價值混亂。當年「才子」為什麼要置人於死地?我認為,不能單單用小器來解釋吧?才子是聰明人,他只是利用一個他反正不喜歡的人來製造話題,刺激銷量,當年想到這一點的我,從此沒再買過一期《Yes!》」

Vanessa:「Just wanted to add one comment on the effect of the label, "毒瘤" on Lau Sek-ming. Lau is a victim, but who made him so not just Ngai Chun, but all those who supress Lau because he's called "毒瘤" by Ngai. Because Ngai was then more powerful and famous, people sided with him.

The same happened to Choi Fung-wah. Choi said something which was univerally true, but because he offended Leslie and his fans, and because Cheung was then a rising star, so everybody sided with Cheung.」

同學a:「我卻不感受到毒瘤可以刺激銷量。但我認同,毒瘤事件是早期傳媒惡意攻擊藝人的先例之一。大概當日沒人會因為想看毒瘤而買《Yes!》吧?!但它很可能為後來的乜周乜周開了先例。」


旨哉斯言:
2005.10.02

Lydia:
「『特權』二字在我的理解裡,是指『特別的權力』,而我之所以說倪先生〔倪震〕使用特權,是因為如果他不是《Yxx!》雜誌的老板,又不是電台DJ的話,那他又怎麼可以在他的節目或者是週刊內,大肆抨擊及針對『毒瘤明』?甚至乎要報社的編輯們,在每一期都要像『連環圖』般的抹黑並踐踏『毒瘤明』;又或者利用讀者跟聽眾的追捧心理,去接受他的那一套『毒瘤明理論』,從而令到對手永不翻身;更甚者,利用自己與某唱片公司之間的關係,令對手消失於香港樂壇,就算在台灣亦只能半紅不黑...這不就是利用『特權』了嗎?

P.S.首先,我不是倪先生的讀者或聽眾,也不是『毒瘤明』的粉絲。只不過我知道倪先生的事情太多了,我不是空口說白話或是人云亦云的,但我覺得不應該在這地方詳談其事蹟,所以只提數字罷了。」


憶述「毒瘤明事件」:
2005.05.19 ~ 05.28

hamsubboy:
「我是那個年代的人。那時候,我的姊姊跟妹妹都經常買《Yes!》雜誌,就連去醫務診所看病,看的雜誌也是《Yes!》。倪震就是藉著他主編的《Yes!》來不斷攻擊劉錫明。

《Yes!》有一頁﹝《娛樂間諜》﹞是讓讀者寫信去報料,主題是在街上看到明星時,那位明星正在做什麼。結果就出現了許多類似的文章,例如:

劉錫明到商場看電腦,就被寫成是去嫖妓,更說他只嫖最便宜的貨色,甚至還跟那娼妓講價。

劉錫明蹲在一旁綁鞋帶,就將他說成是在偷窺亞婆的內褲。」

clivewong49:
「各位大哥大姊,沒想到有人會重提這件事。我叫他﹝劉錫明﹞做『明仔』,是因為我跟他是在浸會修讀聲樂時認識。他完全是一個非常純樸的青年,對父母孝順,對妹妹也很照顧。又在中學母校義務教導『彈網』,還做兼職幫補家計。

後來朋友都鼓勵他參加『新秀』﹝大賽﹞,於是他就進入了娛樂圈。他的事業發展其實是逐步向上,更難得是他還能保持純樸的性格,不但對我們這班年紀較長的朋友都很尊重,也沒有染上娛樂圈的陋習。

可惜這卻變成了他的弱點,當時『明仔』因為一次和『周小姐』﹝周慧敏﹞的合作機會,有傳媒訪問他,他就表達了對周的欣賞和好感,誰知就招來『偽先生』的反感,也因此利用他自己的那本青少年雜誌,向『明仔』發動了最龐大的人身攻擊。結果,『明仔』被迫退走到台灣發展。有一段時間,他在台灣的事業的確不錯,始終台灣的歌迷還是比較清醒,注重於實力。

但試想想,如果你有這樣的一個孝順兒子,碰上這樣的事情,做父母的心情會怎樣?

當時有出一分力推波助瀾的人,良心是否過意得去呢?他究竟做了甚麼十惡不赦的事,要受到這樣無理的對待呢?凡此種種,他所受的委屈又可以向誰訴呢?」

-